Menu Close

【全球囧闻】欧猪零距离(之四)——小人物哥伦布的大事业

刚刚过去的这个10月份第二个星期一,是全球许多国家不约而同的节日,比如说,这一天被加拿大定为“感恩节”,而与此同时,美国及部分中南美国家也会在这一天举行公共庆典,并给民众和部分金融市场放假。而远在大西洋彼岸的西班牙更是把这一天定为了国庆节。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500年前的一个人:如果没有哥伦布孤注一掷向着西方天际展开的漫无目的的航行,那么今天的西半球可能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现在被称作“美利坚合众国”的这片土地上到底还活跃着什么人和动物,恐怕只有天晓得。而或许,真的这样的话对于投资者而言也是一大福音:在欧盘收盘后大家就可以休息了,再也不用睡眼惺忪熬夜看美盘了……

当年,作为发现新大陆的首功国,西班牙在举办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时,曾巧妙地借着哥伦布发现美洲500周年这件事大作文章,虽然时过境迁,日后巴塞罗那这座城市到底继续属于西班牙,还是属于新成立的加泰罗尼亚共和国。但无论如何,1492年总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这一年除了哥伦布登上了中美洲的海岸之外,西班牙军队还在经过了长达800年的鏖战之后,终于拔掉了阿拉伯人在欧洲大陆的最后据点,同时卡斯蒂利亚和阿拉贡两国君主的联姻也使得“西班牙”不再是一个地理名词,而成了新的民族国家,并很快成为了西方殖民体系的开路先锋,铸造了全球首个“日不落帝国”。如此多“喜”临门的情况,怎么能不好好庆祝下呢?

但发现美洲这件事,立了头功的哥伦布却不是西班牙人,而是意大利热那亚人。小编周日依依不舍地挥别有着400多座教堂的永恒之城罗马,坐四个多小时火车来到了地中海滨的港口城市热那亚,一下火车就见到了巨大的哥伦布雕像,而周一一早去邮局寄明信片(实际上是为了把手头上店见店嫌的500欧元大钞换开,否则就真要守着一叠钞票挨饿了。因为邮局在法律上是政府机关,必须无条件接受合法的纸币支付,不得像别的商店银行拒收大票面钞票,或者收取兑换手续费)时,负责接待大妈就极力怂恿小编去买哥伦布日纪念封,说作为一个外国人能不远万里专程在哥伦布纪念日来到他老人家的家乡,真是三生有幸,理应好好纪念下。于是小编就因此多花了2.84欧元,身上所带的钞票面额也瞬间从500欧元变成了1欧分。但哥伦布在这座城市的地位却也可见一般,对于热那亚市民而言,他几乎就是这座城市的守护圣人……

说起来,小编之前让旅行社安排行程时,其他如“罗马”、“米兰”、“威尼斯”等城市,对方的接线小妹都一听就懂,但热那亚这个拗口且略显生僻的地名,对方却怎么也说不对,曾一而再再而三说是:“热呀,那……”、“那呀,热!”、“那热呀!”和“呀,那热”……总之无论如何,接线小妹都默认小编想去过一宿在玩半天的地方,一定是火焰山一样的地方,并可能还在暗暗地同情小编。

其实热那亚的意大利文拼法是Genova,直译该是“杰诺瓦”,但须知道,中文翻译行当的鼻祖是一群常和“歪国人”打交道的福建海商,许多世界知名城市的汉译,都是他们用极荣浓重的乡音对译出来的,后来也就约定俗成,不按普通话的读音改译了。于是,也就委屈了这座贵为哥伦布家乡的城市把名不符实的火炉城市专属“热”字头名号继续背着。

其实,作为面朝大海背靠高山的海滨城市,热那亚甚至有着意大利全境最好的气候:冬天不像北面一山之隔的米兰和都灵那样冰寒刺骨,厦天也不像南方城市那样骄阳灼人,因此不幸姓了“热”真是倒霉绝顶。而在半天旅行走马观花的过程中,小编就发现,这座规模不太大的地中海畔小城,恰恰是一路上所见的市井气息最重的城市,没有罗马那么庄重、没有米兰那么贵气,也没有佛罗伦萨那么文艺。一早,从地中海渔港中飘来的,便是属于生活的那份特别味道。

有人说,与欧洲其他国家民众相比,意大利人身上有着一种独特的小市民气息,因为统一历史短暂,历史上城邦林立,商业发达,所以人民的精神世界中也缺少那些铁血帝国臣民中才会有的厚重感。他们的国歌《马梅利进行曲》,歌词确实和天朝的《义勇军进行曲》一样雄壮悲愤,但是音乐曲调却处处透露着玩世不恭的欢快风格,简直像是马戏团的背景音乐乱入了。

而今天被纪念的哥伦布的生平,其实就是一个小人物如何得志成名的励志故事。小编今天也恰好去参观了热那亚市内的哥伦布故居,其狭小局促的格局,注定了屋主不是大富大贵之人。事实上,哥伦布确实就出身于一个小市民家庭,成年后靠帮人跑船打下手赚辛苦钱,却做着一朝发大财的美梦,但却苦于生财无道,因此闷闷不乐,经常冥思苦想,终于有一天灵感迸发,想起:既然地球是圆的,那么从欧洲朝西航行,或许也能到达传说中遍地黄金的东方,既可以避开陆路贸易的艰辛,又可以不再被垄断了欧亚大陆陆上贸易的贪得无厌的土耳其人,以及和他们狼狈为奸的威尼斯商人频繁勒索,何乐而不为?

于是,哥伦布此后十余年间就一直在游说欧洲各国君主,希望能拉到一笔“天使投资”完成他的宏愿,但却屡屡碰壁:英法两国刚刚打完百年大战,还在休养生息中,无瑕处置哥伦布的提议,德意志和哥伦布母国意大利的各个城邦实力有限,难以提供有效的援助。深居内陆的奥地利和匈牙利对这种弄不好就要喂鲨鱼的营生更不感兴趣。因此,哥伦布能够游说的国家只剩下了葡萄牙和西班牙。而刚刚赞助了达珈马船队东绕好望角成功抵达印度的葡萄牙王室一见到哥伦布的方案就立刻嗤之以鼻,说他简直是疯了,或者根本就是个骗子。

作为世代研究航海学专业的“学霸”,葡萄牙王室立刻指出了哥伦布的致命错误:他过度低估了地球的大小。虽然,在那个年代的欧洲知识界,大地是个圆球这个概念早已深入人心,但是受教育不完整的哥伦布在读古希腊天文学家的著作以及《马可波罗游记》时未抓住关键细节,对地球大小以及从欧洲到中国,以及从中国到日本的距离都没有清晰的量化概念。比如,他居然认为从西欧向西航行到达日本海岸的距离甚至小于从中国东渡去日本的行程。这不被专业人士鄙视死,反而就奇怪了。

但再拙劣的骗子,却也有遇上“傻子”的幸福时光,当时西班牙在位的君主是女王伊莎贝拉,她对地理学简直是一窍不通,在听了哥伦布的一番大忽悠之后便凤颜大锐,朱批一挥给了哥伦布必要的船只和经费保证了。

于是,在1492年的10月12日这天,加勒比海岛屿上的土著人,突然见到一群他们从没见过的白皮肤外人出现在自己的家园中,而哥伦布还以为自己的行程已经到达目的,觉得自己已经到达了印度,于是,岛上的土著人被莫名其妙地冠以“印第安人”的称号,而他们的悲惨命运也很快就将开启。至今,哥伦布首先登上的这些岛屿仍被叫做“西印度群岛”,这真是莫大的讽刺……

哥伦布航海一共进行了四次,但每次都除了找回一些新发现的的奇异动植物,并带回美洲土人到欧洲之外,在关键的允诺上一无所获,所承诺的寻找黄金和开展贸易的目标,全都落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zdsdz.com/,热那亚于是他的骗子称号更加坐实,在气病交加之后,哥伦布于1506年辞世,享年55岁,他到临终之前都还一直认为自己确实到了印度。死因据说是在美洲期间和当地土人女子苟合患上了梅毒。在哥伦布去世几十年后,这种病就传遍了整个旧大陆,并被用来肆无忌惮进行地域攻击:英国人称之为法国病,法国人称之为那不勒斯病,而中国人则称之为“广东疮”……

而直到他过世好几年后,一个名叫阿美利戈的佛罗伦萨人重走了哥伦布之路,才证明哥伦布到的不是印度,而是一片新大陆,他自己的名字也因此成为了新大陆的名号。所以,这就是为何美国不叫“哥国”,美元不被称为“哥元”的根本原因。

作为补偿,美国纽约有哥伦比亚大学,航天飞机有哥伦比亚号,甚至首都也叫做哥伦比亚特区,此处的“哥伦比亚”一词就是对哥伦布致敬,并成为新大陆的代称,和那个盛产咖啡和毒品的南美国家并不是一回事。

而哥伦布之所以能成就一世英名,便在于他坚信地球是圆的。与他同时代的中国郑和航海虽然船更大炮更坚,却很遗憾地与大航海时代的成果失之交臂,原因也在于儒家学者在世界观和方法论方面的落后,始终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而航海的目的也只不过是宣扬国威、维持朝贡体系和狩猎珍奇鸟兽花木,与巨大的开支不成正比,并因而在郑和死后人亡政息。这只能说是历史的遗憾。

甚至,直到19世纪中国国门被轰开时,儒家士大夫们仍认为,所谓大地是个球的观点,只不过是奇谈怪论和妖言惑众,因为如果大地是个球,天朝放哪里是才算是中心?和“蛮夷”平起平坐,岂非有辱斯文?另外,若大地真是个球,对面那边的人岂非要天天头脚倒悬,这该有多痛苦?

这种思维其实并不鲜见,民国时一位军阀也曾说过:交通法规规定所有人上街要靠右走,那么左边都空出来了,给谁去走呢?

金投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金投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世界上有许多不同的国家,流通着不同的货币。例如,在日本是日元,在美国是美元,在英国是英镑,在德国和法国则是欧元,等等。…点击详情

文章中操作建议仅代表第三方观点与本平台无关,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据此交易,风险自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